I hate to fake an orgasm.
Instagram: tranquilitehere

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有再听雷光夏了。这是最近忽然注意到的事。高中的时候彻夜循环,固执地把自己锁在里面不肯走出来,也不肯和任何人分享。晚自习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冷漠地奋笔疾书,就会疯狂地想逃离那种白得惨淡的灯光和令人窒息的空气,偷偷跑上顶楼还没被清洁阿姨锁掉的小教室,在黑暗里趴在陈旧的书桌上一遍遍听。看窗外遥远城市的灯光,好运的时候还能看到不错的晚霞。敏感的少年时代总是有强烈得莫名其妙的对抗和悲伤。仿佛唯有私藏的曲调才能照亮它们。

已经很久不做相关的梦了,但是那天晚上又梦见了你。一转眼啊,七年了。

 

昨天晚上我梦见你。

我尝试着阅读,

梦却被海水灌满。

 

 

她热切的脸,

被雨水环绕。

我竟梦见我们是陌生人。

 

评论
热度(2)
 

© 这里有。静海石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